当前位置:e彩堂 > 媒体报道 > 正文

铁炮传来后22年,日本和西方第一次海战,倭寇大老板败得有多惨


admin| 更新时间:2022-08-04 13:39|点击数:未知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科勒

字数:3070,阅读时间:约8分钟

编者按:“铁炮传来”一直是日本动漫爱好者以及日本战国历史发烧友所耳熟能详的名词,在一些大惊小怪的日本人看来,它具有一种迷信般的魔力,似乎可以作为标志着日本乃至东亚近代史转折点的大事件而载入史册。而铁炮传来不到22年,日本武士便对西方老师发起进攻,引发了日本和西方之间的首次交战,这就是在日本历史上有占据相当地位的福田湾海战。

▲日本博物馆内的铁炮

1543年,一艘葡萄牙商船被台风带到了萨摩以南的种子岛,这可以视作是日本与西方的第一次接触。

对武器天然极度敏锐的武士们,立即就对神奇的欧洲近代火器产生浓厚的兴趣。日蛮之间的第一笔交易,便以日本领主种子岛时尧,相传以2000两黄金的高价,购买葡萄牙人两只很普通的火绳枪的买卖落锤成交。

之后,日本仿造出日本版本的火绳枪,从此在日本战国征战中大行其道,的确对日本近代历史产生重大推动作用。从这笔看似“亏本”买卖中,日本民族刻在骨头里的好战天性和竞争决战思维意识也可见一斑。

在意外获得通往日本的航线之后,葡萄牙把走私贸易也拓展到了这个传说中的“金银之岛”,在南洋、大明、日本之间制定出一个黄金三角贸易航线。

首先从南洋低价购入香料,而后高价出售给大明,再购入大明的生丝和绸缎,走私到日本,从日本又购买到当地出产的低价白银,走私到大明,兑换成黄金,或者再低价购入大明的瓷器,贩往南洋,甚至运回欧洲。每一趟买卖都赚得盆满钵满,利润巨丰。

葡萄牙人的海上生意,让原来的中日贸易最大获利者,九州岛上的诸家领主,尤其是肥前国的松浦藩极为眼红。

▲在日本活动的葡萄牙人

熟悉大明历史的读者都知道,终明朝二百多年,一直有一个威胁大明东南沿海的祸患,那就是来自日本的海盗倭寇。虽然总有人试图将倭寇说成是中国人占主体,假借日本名号的中国海盗,但这根本不足以掩盖日本领主和武士浪人海贼,才是真正的核心领导力量的事实。骚扰大明的倭寇,除了中国近海附庸的大明海盗奸商以外,起最重要的战斗力作用的都是来自日本九州岛的武士浪人和海贼。而从上面组织和支持这些浪人海贼的,正是九州岛上的各藩领主。尤其是自古占据中日海上贸易航线港口如博多、平户的松浦藩,更堪称倭寇的“大本营”。

▲松浦党的棋子松浦藩自平安时期就是九州地区一个小藩国,由于历来就是海贼、水军的渊薮,因此自古就被称作“松浦党”。在元寇来袭的文永弘安之役中,地理上首当其冲的松浦藩不幸沦为战场。其领地范围中的对马岛、壹岐岛、平户岛三岛遭受到巨大打击,因此率先掀起组织浪人武士和海贼袭扰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倭寇浪潮。所以倭寇的核心也被称作“三岛倭寇”,可见松浦藩是倭寇的大本营。后来,中国海盗如汪直、郑芝龙等来日也依附松浦藩,受到松浦藩领主的支持,因此从元代开始直到明末清初,历代松浦藩藩主其实都是妥妥的倭寇“大老板”。

▲日本的汪直雕像

这些中日海盗都是亦盗亦商的武装海商,和大航海时代的西方海商是一个德性,他们除了赤裸裸的海盗抢劫之外,更多的还是与中国沿海的走私奸商集团之间开展“贸易”。因此,松浦藩因为中日之间的走私贸易和倭寇的寇抄赃物所得,收益颇丰。

被日本人称作“南蛮”的葡萄牙人的到来,给松浦藩带来更多的收益,因此松浦藩极力招徕葡萄牙商船,平户一度成为“南蛮贸易”的中心港口。

可是危机也伴随利润而来。越来越多的西方基督教传教士,也在九州岛不少地区扎下根。他们每到一地,就会立即吸引大量日本民众甚至武士和个别领主入教。这些日本教民被称作“切支丹”。

▲松浦隆信平户的切支丹尤其众多,这些皈依异教的日本人,很快就与日本传统宗教势力如佛教神道寺院发生冲突,多地都发生基督徒暴乱和洗劫佛寺的事件,令松浦藩领主头疼。和日本那些赫赫有名的“战国大名”不同,松浦藩并非一个一家独大的战国强藩,而是许多分家各自为政的状态。平户的松浦家家主松浦隆信,野心最大,矢志要统一松浦家,因此极力招募武士浪人水贼等,势力大增。

松浦隆信一方面想和南蛮人做生意,另一方面却极力要驱逐讨厌的传教士。

众所周知,欧洲基督教的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在日本的耶稣会会长就提议葡萄牙商船不要再到松浦隆信的平户港,而是开辟长崎作为新贸易港。这引起松浦隆信的嫉恨,他决定一并也收拾下这些背叛的“南蛮”。

▲倭寇船队他首先发动本藩的武士家臣参与进来,又嫌力量薄弱,又大力招徕浪人,还勾结濑户内海的海贼集团,最后网聚了700多武士、浪人和海贼,还有十几艘大船和六十多艘小船。按照以往侵扰大明的惯例,如此规模都可以发起新的一轮倭寇大侵袭了,松浦隆信这才觉得可以对南蛮人一战了。1565年初秋,2艘葡萄牙舰船在舰长若昂·佩雷拉的率领下,从菲律宾出发来到松浦藩。一艘是可以充当战舰的卡拉克船,一艘则是小一点的盖伦船。他们事先得到葡萄牙传教士的警告,说松浦藩可能对他们不利,于是改变航向,不去松浦老巢平户,而是将眼光投向长崎。长崎此时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港口,不过,非常有眼光的葡萄牙航海家还是一眼看出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有心想把它打造成日本的“澳门”。

▲日本浮世绘中的卡拉克船

10月18日,两艘葡萄牙海船驻泊长崎附近的福田湾,船上大部分船员都上岸进行交易,两只船上剩下的人不多,而且还有一些黑奴和大明杂役。日本海贼武士看到机会来了,于是大小船只围了上来,准备突然袭击。佩雷拉的旗舰首先遭到海贼袭击。这些日本海贼自古就非常擅长乘坐小舟靠近大船,而后攀爬登上对方船只进行“跳帮战”,与元寇作战时就是如此。现在大批赤条条的海贼爬上佩雷拉旗舰,突然发起袭击,他们冲进佩雷拉的座舱,将他俘获。

▲日本海贼的“跳帮战”

葡萄牙人也都个个不是善茬,都是出生入死刀头舔血的海盗惯犯,因此对倭寇这种伎俩一点不惊恐。船上的葡萄牙人虽然不多,但立即就投入战斗。一些火枪手立即抢占船首楼,居高临下,用火枪瞄准夹板上的倭寇,精准“点名”,倭寇一个个应声倒下。其他葡萄牙人,也抽出随身的佩剑,或者抄起随从安放的武器架上的长戟、海战矛,与倭寇白刃战。结果倭寇虽然人多,但还是不敌,于是纷纷又跳下敌船逃命去了,佩雷拉也被解救。

▲战斗中大部分葡萄牙人都在岸上

白刃战日本武士都没有捞到便宜,接下来就该让这些家伙见识见识具有“降维打击”优势的西方炮火威力了。

当时,日本虽然已经学会了西方的火绳枪,但由于冶金工艺和财力所限,日本的各藩主,普遍对大炮不像火枪那样重视,因此日本火炮非常少,大多仅能算得上大号的“火绳枪”,比如“大筒”。

▲被日本人称为铁炮的欧式火绳枪

于是一向静谧的福田湾上,此时炮声隆隆,海面上的倭寇船只被葡萄牙的炮弹打得粉身碎骨!烈火熊熊,船上的倭寇,纷纷惨叫着落入海中。没有被打中的倭寇,也一个个被吓得魂飞魄散,再无斗志。

此战,葡萄牙方面以少敌众,除了开始被突然袭击时,由于不备有7个人死亡外,再无什么伤亡。倒是人多势众的倭寇们,损失惨重,70多人丧生,200多人受伤,大小船只更是被打得七零八落!

这次海战,以葡萄牙完胜告终,日本又亮出它一贯欺软怕硬的本色,开始认识到西方人的厉害,萌生要向西方学习的念头,长崎也正是在这次交锋后,取代平户港成为日本与西方贸易交流的窗口。

最后再提一下松浦隆信,他虽然打不过南蛮,但还是这第二年就成功统一了松浦家,当上松浦藩藩主,看来日本武士也是“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几年后松浦隆信先是在丰臣秀吉的“九州征伐”中站队丰臣秀吉,作大坐强后,又在关原之战中押宝东军,成为一方江户诸侯。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科勒,任何媒体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友情链接

e彩堂平台,e彩堂官网,e彩堂网址,e彩堂下载,e彩堂app,e彩堂开户,e彩堂投注,e彩堂购彩,e彩堂注册,e彩堂登录,e彩堂邀请码,e彩堂技巧,e彩堂手机版,e彩堂靠谱吗,e彩堂走势图,e彩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e彩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